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网 > 娱乐

合肥毁容少女一审获赔一百七十二万元

发布时间:2019-09-13 08:29:00

合肥“毁容少女”一审获赔一百七十二万元

今天,安徽合肥“少女毁容案”民事赔偿案在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判决被告陶某坤应承担全部赔偿费用,除其名下房产外,不足由其监护人承担,共计172万余元,其中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8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受害人周某与陶某坤系同学关系,两人在交往过程中产生矛盾,陶某坤遂产生报复心理。2011年9月17日,陶某坤将打火机油泼洒在周某的面颈部等处,用打火机点燃,造成周某面颈部多处烧伤。

法院审理认为,周某的损害后果与陶某坤实施的故意伤害行为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周某及其家人并无过错,故陶某坤应当承担全部的赔偿。侵权行为发生时陶某坤不满十八周岁,在本次诉讼中已满十八周岁,其名下有房产,故陶某坤应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其原监护人陶某、许某连带赔偿。

经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原告周某因被被告陶某坤烧伤产生的损失:医疗费549211.2元、康复费194400元、营养费73000元、复印费471元、交通费8000元、护理费129474.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1700元、伙食费53400元、床位费570800元、鉴定费2750元、购床费3067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0元,共计.7元。扣除已经支付的护理费10000元,由被告陶某坤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周某.7元。

这起“少女毁容案”曾在当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12年5月10日,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某坤有期徒刑十二年零一个月。

“原因在于,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于两次司法鉴定,而双方在司法鉴定结果上难以取得一致意见。”该案审判长、蜀山区法院审委会委员、民事速裁庭庭长张磊说。

他表示,原告申请的第一次司法鉴定未能对后续治疗费作出鉴定,导致了第二次重新更换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在第二次鉴定前,原告提供了一份北京伊美尔医院出具的《医疗证明》,被告认为该医院并非公立医院,其出具的证明不具有效力,且周某未能提供完整的医疗费票据、用药清单等病史材料,证据严重不足。

第二次的鉴定意见对周某一方非常有利,对《医疗证明》上治疗项目及费用的合理性作出了肯定的结论。如果没有这份鉴定意见,周某主张的多项诉讼请求缺乏相应依据。故法院依据第二份鉴定意见并参照《医疗证明》,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相应的医疗费。


个人微商城
微店小程序开发
软件零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