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网 > 娱乐

煤电并轨万里长征第一步

发布时间:2019-08-15 16:27:12

  2012玛雅人的世界末日没有来,煤电并轨却来了。今年电力能源行业中最引人注目的焦点非电力改革莫属,尤其是有关煤电并轨的探讨声不绝于耳。初步方案逐渐走入人们视野后,煤电并轨所产生的重要意义更是被大肆渲染,煤炭、电力行业再度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最初,合同煤的诞生主要是出于保障煤炭供应、确保能源电力稳定的目的,合同煤与市场煤并轨的体制确实很好地完成了这一任务。不过,随着国家能源结构不断调整,煤炭、火电行业出现了重大变革,合同煤与市场煤之间巨大的价格差直接影响了煤企、电企的营收状况,从而将煤炭电力行业积存已久的顽疾全部暴露出来。

  由于市场煤价格普遍高于合同煤,煤炭企业早就倾向于选择市场煤价格作为交易基础;火电企业则态度鲜明,试图通过各种手段使煤电并轨方案 破产 。

  笔者认为,一方面,煤电并轨乃大势所趋。煤炭隶属大宗商品,其价格受市场供求关系影响,国内煤炭价格、国际煤炭价格之间应当实现联动机制。我国长期人为规定煤炭价格的做法带有明显的计划经济色彩,在特殊时期或能够起到一定作用,然而却不利于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解决煤企、电企之间的根本矛盾,煤电并轨是必经之路。

  另一方面,煤电并轨仅仅是电力市场化 万里长征的一小步 。煤电并轨只涉及发电端,而对输电端、变配电端、售电端没有影响,尤其是上电价及终端销售电价的确定更是煤企、电企所无法涉足的。高度行政化干预已经存在良久,电力市场化之路从最下游的发电端开始,也极有可能在售电端结束。

  不可否认,目前政府推行的煤电并轨并非彻底意义上的市场化之举,它只能促进畸形的煤价机制完结,却不是煤炭电力市场完全市场化的开端,制约能源行业发展的根本问题将长期存在。

  因为产业的市场化意味着各环节的充分竞争、有序竞争、有效竞争,而我国电力行业被长期打上政府干预的烙印,短期内很难有实质性突破。对于电力销售端不合理的争执更是业内老生常谈的话题,工业补贴农业、城市补贴乡村、企业补贴居民的局面错综复杂,极大地扭曲了电力价格的形成机制。

  简单地市场化某一个细小环节,怎么可能一改电力市场的整体风貌?

  作为普通商品,电力价格应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而非简单的由政府划定界限;作为居民生活必需品,电力价格的制定对国民经济、社会安定有重大影响,若无政府干预很难保障其价格符合百姓需求。电力价格的制定本身就是一项不可能完全市场化的任务,将行业的顽疾、企业的困境完全归结到市场化不充分的做法也有失妥帖。

2010年成都生活服务B+轮企业
2016年珠海人工智能C轮企业
2017年乌鲁木齐教育综合E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