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网 > 娱乐

逝水流年小说红颜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13:18

1.前世锁今生  我是杏花村首富王员外的女儿,年前是我出嫁的好日子,轿子抬着我出门,我正怀着复杂而又期盼的少女情怀,等待着夫家的到来。  人言红颜皆薄命,这话是多么有道理啊,我在出嫁的路上就这么香消玉损了,我的父亲王员外得罪了山里的劫匪,报复送给了我,就此,我成了一抹幽魂。  我看到了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原来,真的人死了之后,可以进到阴间,见到传说中的阎王。阎王就坐在我对面的审案台上,一脸严肃。  “扑哧!”我突然笑出声来,看着貌似包公脸的阎王,怎么都没有想起来害怕两字。阎王,大概还是没见过有人对着他还笑得出声的。  “王小倩。”阎王肃然的声音响起:“你父亲为虎作伥,害人性命,罪及于你,连累你前来受罚,你可知罪?”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父亲平日里的胡作非为才让我送了性命,但我没有怪爹,我愿意为他赎罪。阎王的意思,就是现在我无法再次投胎做人,要先行在阴间干上一段时间的活,才可以转世为人。  我在阴间待得时间久了,久而久之也就和大家熟悉了,小青是我在阴间的好朋友,我认识她的时候,是我还不懂阴间的规矩,冒犯了阴间大司的威严,眼看一顿皮肉之苦免不了了,小青不知从哪里跳出来,嬉皮笑脸地帮我躲过了一劫,才知道,她在阴间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大司还是她认的干爹。  一次偶然,我看见了传说中的孟婆,小青看到我吃惊的张大嘴,忙捂住了我的嘴巴,小声道:“嘘,不要大声叫,孟严最讨厌人家大呼小叫了,小心他……”  “谁在那边?”孟严眼中寒光一闪,一把飞刀已然射过来。  “是你?”我看到孟严眼光犹疑,飞刀已然收回。  “你认识我?”我小心翼翼地问着孟严,我确定我从来没有见过孟严,确切来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孟婆居然是一个男子而不是女子。  我跟孟严就这么认识了,往后的日子变得有趣多了,我和小青找到了一个可以常常作弄的人,别看孟严平日里严肃地催促来往的幽魂们喝孟婆汤投胎去,其实撇开他的职责,他还是像一个孩子一样。要不,怎么常常会被我跟小青气的跳脚,却又无可奈何地收拾着残局,末了来一句:“两个疯丫头。”  “不了,是一个疯丫头。”我笑笑,不知何时起,小青不再和我一起作弄孟严为乐了,好像这一阵子她都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孟严,你在干什么?”我在孟严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  “没,没什么啊。”看着孟严双手放在背后,我才不信他没干什么呢?  “这是什么啊?”在孟严以为我要走的一瞬间我又折回来了,我从孟严手中拿到了一支珠钗,恍然间,突然眼前一道金光闪过,我的头开始不停地疼起来,我晕了过去。  “小倩,小倩,小倩。”迷迷糊糊中,我听见有人叫我,迷雾散去,我看到了孟严,我急急奔过去,却发现有人先行一步奔了过去。  “孟严。”一个妙龄女子走了过去,孟严抓住了女子的手柔声道:“小倩,我带你去蝶谷。”  女子和孟严去了蝶谷,我也跟了去,我走不近他们,只能远远地看着,孟严和女子的背影是多么的赏心悦目,看着的我,心中却有丝丝苦涩。  “孟严。我跳个舞给你看吧。”女子翩然起舞,在蝶谷中,女子周围蝴蝶翩翩,围绕着她,女子舞步轻盈,胜似仙子天宫之舞,孟严看得如痴如醉,而我看的心情黯然。  “孟严。你好大的胆子啊。”是谁?来人气势汹汹地打断了孟严和那个女子的诗情画意,真是讨厌,扰人清梦的家伙。  “司郎,你要干什么?”女子惊呼着拦住挥刀砍来的男子。  “不要啊!”我惊呼着摇头,可是,他们好像看不到我一样,但是我却看到了,那个女子挡在孟严的面前。  “小倩!”两声悲切的叫声响起,我看到了女子倒在了孟严的怀中,我发现我可以走近了,看清了,心痛了,那是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小倩。”流着眼泪,梦醒时分,映入眼帘的是孟严那张熟悉的脸,憔悴了好多,我轻轻抚着他的脸:“孟严。”  “哼,你们拿命来。”大司不知什么时候进到屋里来,冷冷地看着孟严和我,好像有千般仇恨似得,向我们挥刀砍来。  “司郎?”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梦中见的司郎吗,怎么。  “我的司郎,就是因为你们永远的离开了我。”大司陷入回忆更加痛恨道:“我要你们两个拿命来还。”  “我们还有命吗?”我惨然一笑,是啊,我们在阴间已经是死去的幽魂一个哪来性命之说呢?  “大司,休得猖狂。”阎王不知何时领着牛头马面出现在这里,这是怎么啦,大人物都聚齐了,难道?  阎王很快将大司制服了,“哈哈!”大司突然仰天长啸:“阎王,你以为你这样就救得了你女儿了吗?你可知道尸王之毒,无药可解。”  “大司,你简直是丧心病狂。”好久不见的小青突然出现在我身旁,紧紧拉着我的手满脸伤悲道:“小倩,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给你的绣帕是有毒的,对不起,对不起……”  “原来。”我感觉身体的疼痛越来越清晰了,脑海中浮现出了曾经的过往种种。  “小倩,我爱你。”我看到,孟严深情款款地海誓山盟,眼前突然又明亮起来。  “孟严呢?”我问小青,从小青的眼中我看到了我不想看到的答案,孟严离开了,这回是彻底的从我的世界消失了,他为了救我,牺牲了自己,原来人跟鬼是不能在一起的,当初的孟严作为一个人类义无反顾的和阴间的阎王之女相爱了,相爱容易相守难。  “本以为你们经历了十世浩劫的分离之苦会在一起。”阎王眉头紧锁:“没想到还是,女儿,都是为父无能啊,都是为父的错啊!”  “你们都没有错。”看着小青和我爹,我淡然道:“错的是我。”  小青离开了阴间,她爱上了人间的男子,怪不得前些日子不见小丫头的人影,原来是为情所困了,我请求父亲让她还了阳,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我想小青应该会幸福吧。  而我,现在正站在奈何桥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幽魂,我伸手舀一碗孟婆汤,幽魂喝完,我想他们应该不会被前世的困苦所恼了吧,新的生活还是要开始的,所以,我成了传说中的孟婆。    1.悬崖上的枯藤  清晨,朝霞披在林间花草的身上,鸟儿们自由自在地唱着歌,小河畔有一名妙龄少女正在浣溪沙。  箬云是这个少女的名字,箬云刚出生的时候,天边飘来一朵紫色的祥云,母亲取了个带云的名字。  箬云从小就聪慧过人。目不识丁的老爹对着能识文咬字的箬云,每每都开心得满脸笑容。箬云家里面是清苦人家,除了,父亲在外耕田农作以外,母亲常常是针线活不离手,为了生活,爹娘可是操了不少心。  箬云的爹爹看着自己一天天老去,担心自家没有壮丁,被人欺负,所以箬云的爹娘就想帮着箬云招一个勤快的夫婿。因为箬云是这方圆百里的美丽姑娘,上门提亲前来说媒的倒是不在少数,但是箬云从来没有上眼的。爹娘就算是心疼箬云,也得让她找个称心的夫婿才行,所以这事也只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爹,娘,你们不用操心。”箬云背着竹篓临出门时说:“家里没有壮丁,箬云一样也行。”说着哼着欢快的小曲,出了门。  箬云为了家里面的生计,独自一个人瞒着爹娘,偷偷跑去山上摘草药。山上的草药都是好草药,尤其是长在悬崖山边的药材更是名贵,能卖一个好价钱。于是,箬云偷着爬上了山去。  “有人?”箬云顺着悬崖上的枯藤慢慢往下爬到时候,在悬崖旁看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  这座山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山上有一条千年老枯藤,顺着枯藤可以往下爬,但是因为地势险峻,很少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爬下来,但是,箬云不一样,为了生计,箬云壮着胆子却是成功了,久而久之,箬云也就熟能生巧了。  现在的箬云已经十分熟练了,这次下到崖底,没想到还救了一个人。受伤的男子名叫秦昭,是一名商人。  “仙女,你是仙女吗?”秦昭醒来时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对着箬云痴痴地发着呆:“这里是天上吗?”  “呵呵。”箬云端着药碗忍不住笑出声来:“这里是人间,我叫箬云,你呢?”  “我叫秦昭。”秦昭喝着箬云递过来的药,心中不禁怦然心动。  秦昭的伤很快就复原了,秦昭为了答谢箬云的救命之恩,说是要留下来帮家里面干活。箬云家里面因为秦昭的帮忙,爹娘省心了不少。箬云的爹娘打心里面看着秦昭就喜欢,私底下偷偷跟若云说:“孩子啊,秦昭这孩子不错啊。”  “爹,娘!”箬云脸红着跑到一边忙乎去了,秦昭听着若云爹娘的话,心中确实一种甘甜入心间。  “箬云。”秦昭,在某个夕阳西下的黄昏,手持着山间摘来的一大束鲜花递给箬云,柔声问:“你愿意做我的娘子吗?”箬云羞着接过鲜花,跑开了,跑回家,满脸笑容,傻乎乎地坐在门口看着天空久久不语。  若云家里开始忙活起来,比起寻常更多了一份喜庆,就在大家忙碌着办喜事的时候,秦昭家里面来人了,说是有要紧事。  “我就回去几天,办完事情马上回来,等我。”秦昭走之前,和箬云依依不舍地抱在一起,秦昭当天晚上就走了。  箬云在家,绣着针线,翘首盼着秦昭回来,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盼来的居然不是秦昭,盼来了她所谓的亲爹爹,当朝宰相。  箬云的亲生母亲其实就是当朝宰相的夫人,当初因为战乱,宰相与夫人被迫失散了,箬云的娘亲因为战火疾病,在生下箬云之后便是含泪而去。辗转数年之后,天下太平,宰相回朝后开始马不停蹄地寻找妻儿的下落,终于在有生之年找到了箬云。  “爹爹”“云儿”父女两人抱在一起泪流满面,等来亲生父亲相认的一天,原来是箬云一生中幸福却又是痛苦的起点。  箬云的宰相父亲对箬云宠爱有加,为了弥补多少年来的亏欠,竭尽所能满足箬云所需要的一切。箬云在宰相府的日子也一天天的过去了。秋千架下,箬云幸福地看着秦昭托人带来的书信,信上说他很快来见箬云,箬云期待着信上秦昭的誓言成真。  “是你?”宰相看到秦昭的那一刹那,一身平民百姓装束的衣服被扯得紧紧的。  箬云才知道,原来秦昭是曾经敌国的王子,即便战争已经结束,两国也是从此不相往来,但是,过往的仇恨还是没有烟消云散。箬云被宰相囚禁起来,秦昭想尽了办法也难以靠近宰相府,仇恨不是说放就放的下的,尤其是国仇家恨。  红妆素女,箬云的闺房一派喜庆,箬云一身白衣,坐在梳妆台前,一面铜镜,伊人泪痕依旧。  “秦昭。”知道了,秦昭为了见自己,为了求父亲让箬云嫁给他,已经跪在宰相府门前数天没有进食,箬云扯下艳丽的头饰,冲出了宰相府。  “箬云。”秦昭激动地将箬云抱在怀中。  “大胆逆贼。”宰相率领一群侍卫前来,气势汹汹要抓秦昭回去,破坏当朝皇子的婚礼也是大罪。  “带我走!”箬云乞求着,秦昭紧紧抱着箬云,抢下一匹马儿,驰马飞速离去,良久,风呼呼吹过,箬云的心呼呼地被吹着,崖边,马停了下来。  箬云和秦昭在悬崖上驻足,山上的风呼呼地吹着箬云的一身素衣,箬云依靠在秦昭的怀里委婉笑着:“如果没有国仇家恨,我们会很幸福吧?”  宰相带着人马追了上来,就在不远处,宰相一脸焦急请求箬云离开秦昭,回到宰相府。箬云凄然一笑,看着宰相,毫不犹豫地跳下了悬崖。  “箬云!”秦昭看着怀中已然是空空的,残留着箬云的味道,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跳,黑暗中,箬云仿佛看到了一丝光亮,很温暖,有人牵住了她的手。  “别怕!箬云,我来了。”箬云睁开眼,看到了秦昭熟悉的脸,十指紧扣,两人看着身下,原来,他们被那条千年枯藤缠住了,秦昭和箬云紧紧相拥,从此以后,民间多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广为流传,而江湖上多了一对神仙眷侣相望于江湖,行走四方,白衣胜雪,常常惹人羡艳。    3.江湖乱,红颜泪  你知道天上有这么一颗星星吗?这颗星总是在离月亮最近的地方,无论是众星繁多的夜晚,还是孤月当空的夜晚,当你抬头仰望夜空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颗时亮时暗的星星陪伴在月亮的周围,只此一颗。它就是琴素星,琴素星是人间挚情幻化而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月宫最显耀的星,相传只要相爱的恋人们每天晚上对琴素星倾诉恋人只见的爱意,那么定当可以携手白头。  孤星出世“孤星再现,天下恐怕又要不平了。”白胡子老人玄清宗仰天,颤颤巍巍掐指拈来:“莫儿,你且带着为师这块玉前往陆家山庄,记住一定要将此玉亲手交到庄主手上。”  “遵命,师傅。”莫林叩首一脸肃然;“徒儿一定不负所望。”  “驾!”风尘卷起,一路硝烟,莫林驾马急速征程,日夜赶往陆家山庄。  “快把魔星交出来!”陆家山庄门前聚集了一帮气势汹汹的人,手持大刀甚是可怕,为首的抖动着脸上的大块赘肉磨牙道:“陆庄主,你是武林正道,应该保武林安定,不应该留下魔星危害武林。”  “笑话!”陆庄主冷冷笑道:“我陆家山庄哪来的魔星,你们不要再无端生事了,小心你们的脑袋。” 共 807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障碍
昆明专治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在日常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