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网 > 娱乐

碧海小说险恶江湖逍遥剑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49:21

险恶江湖逍遥剑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十几把长剑,剑势吞吞吐吐,映着雪光,散发出渗人的寒意。   雪地中高高矮矮站着几十个人,有男有女,一个个英姿飒爽,这些人都是雪山派的弟子,被他们围在当中的是一老一少两个男子,老的卧在雪地中,寂然不动。身上被扒脱得赤条条的,连里衣和腰带都被撕破了。年少的坐在他身边,清秀的面颊,此刻也不知是惊是忧。   “老的已经不行了,东西就着落在这小子手中。”少年冷冷的打量着雪山派的人,“我根本没见过你们说的怀璧,玉璧倒有一块,不过自小俺娘戴在我身上的,也值不了几个钱,你们要就拿去!”说着从脖颈上摘下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璧提在手里,雪山派的孙渔阳将剑伸过来小心翼翼挑起玉璧,凑到眼前一看,然后不屑的扔在一边。道:“我要的不是这东西,你跟着老家伙算起来已不止一天了,他身上没有,自然是临终时交到你手里了。”   少年道:“我和这位老人家又不认识,只不过那天看他受伤就好心帮他,我们素未平生,有什么要紧的事物会交给我!”孙渔阳剑光一吐,指在少年胸口,手上微一发力,刺破他胸前数幅衣裳,少年只觉胸口一凉,孙渔阳其实只是想吓一下他,倒并非想要他性命,不然少年就是有一万条命也早就完了。   少年倒也凛然不惧。只听一声少女娇声惊呼,“师父,你千万别伤了他。”少年微微一笑,向着少女的方向道“你倒好心,不过为什么和这些坏人在一起!”   孙渔阳道:“灵儿,这小恶人不必同情,咱们的师门秘籍干系重大,定然藏在他身上。”少女叫水灵儿,十七八岁的样子,看着那老者曝尸荒野,到底不忍心,用剑挑起一幅衣裳盖在那老者身上,不好意思直面一个男子的身体始终被转着脸孔。少年叹了口气道“你的这些师兄弟一万个也不及你一个!祖师泉下有灵亦会蒙羞!”   渔阳怒道”‘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脸相狰狞之色,手上力道加了三分,少年胸前微现血痕。在此千军一发之际,本来已经尸身硬挺的老者突然从雪地上赤条条一跃而起,水灵儿慌忙转身,只见老者手里握着一颗乌溜溜的珠子,那是江南霹雳堂雷家的火器,最是烈性,孙渔阳等尽皆失色,他们机关算尽却没算到老者居然是诈死,老者原来练就一门龟息功,重伤之下,慢慢积聚气力,才有这反扑一击,孙渔阳却是识货的他识的这霹雳珠的烈害,大叫道:“霹雳珠,大家快闪开!”说着话,展开轻功,疾向山脚滑行。   老者怒吼道“现在这个秘密永远都是秘密了,想知道秘籍跟我到地狱去看吧!”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霹雳珠在老者手中爆炸。将老者炸得四分五裂,爆炸冲击所到之处他身边几个反应略慢的雪山派弟子也跟着粉身碎骨!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最惊心动魄的是随着霹雳珠的爆炸,也震动了山巅厚厚的雪盖。只听轰隆轰隆之声不绝于耳,犹如奔雷轰鸣,又如万马奔腾,只见大片的雪块夹杂着崩脱得石片自崖上滚落,当真疾如奔马,快如闪电,势如破竹,崖边的大树犹如摧枯拉朽一般纷纷倒折。   水灵儿被这气势惊骇的呆了,竟然忘了逃走,少年不暇多想,伸手拉着水灵儿在雪地上疾奔。少年依稀记得山坡下有一石隙,这时逃命要紧,搂住水灵儿的腰身,向前一纵,跃落高坡,向后一滚,恰好滚入石隙之间。   这才是惊心动魄的一刹那。少年与水灵儿惊慌未定,只见一条雪瀑犹如飞流一般自头顶轰鸣着滑向谷底,雪花砂石纷飞,打得两人脸蛋生疼。幸好那石隙甚是宽广,只是将头顶的缝隙堵了个严严实实。那咆哮之声良久方停,也埋没了雪山派弟子惊嚎呼救之声。只觉面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两人面面相觑,都有再世为人之感。   那边孙渔阳仗着轻功高绝,始终奔跑在那条长长的雪龙前面,却不是向谷底奔驰,接连越过几个高坡,直奔到对面的山上。那些奔跑的稍慢的雪山派弟子顷刻间被雪崩掩埋,连呐喊声也被吞噬了。孙渔阳面无人色,喘息稍定,检点一番,带来数十名弟子,只逃出五七人而已。孙渔阳向峰下望去,只见一条血龙蜿蜒在谷底,乱石杂陈,就是穷尽毕生之力也无法搜寻到那少年下落,眼见得一桩惊天大秘密要同雪崩一起埋葬了。   少年和水灵儿容身之处,是雪山脚下一个狭小的冰窟,雪崩之后,山川景象为之一变,两人没有葬身雪海之中实属万幸,少年和水灵儿早已骇得筋软骨麻,互相听到对方的心跳有如擂鼓,似乎要跳出来一般。雪花石子兀自崖山簌簌而落,久久不绝,眼见得出口越埋越深,少年饶是聪明过人,此刻也是无法可想。   水灵儿查探四周,绝无出路,眼见得要葬身于此,忍不住哭出声来“都是你这小恶人害的,害的我不能见自己的师傅,师娘,师兄师妹。”少年笑道到时后人前来凭吊说此处乃雪山派女侠水灵儿埋香之所,说我逍遥死无葬身之地,有这么大个水晶棺材,你水灵儿一个人用不嫌太大吗?”说着晃亮了火折子,水灵儿不睬逍遥,用手摸索着冰壁,这里敲敲那里打打,有时又把耳朵伏在冰壁上倾听,这段天然甬路只有十几丈远,火折子尚未燃尽便已走到尽头,水灵儿无法可想,沿着冰壁慢慢坐下。   逍遥微微一笑,“这么快加打退堂鼓了,这可不像你们雪山派的处事风格,你们可是千里迢迢一直跟追着我们,若不是事先在剑上喂了毒又焉能伤了我师父!”“你刚才还说素不相识,现在露出马脚了吧!”“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咱们礼尚往来。不亏不欠,再说刚才也只是权宜之计。”“你血口喷人,我们雪山派乃名门正派哪里会用那些宵小伎俩。”“好你不信,把你的剑给我看看!”水灵儿踌躇了半响依言递过宝剑。逍遥执剑在手忽然嘿嘿一笑“你现在上当了,现在宝剑在我手里,还不乖乖就范!”水灵儿猛的吃了一惊,一招盘根错节就去夺逍遥手里宝剑。逍遥叹了口气道“你还是不信任我,我若果想要害你,刚才救你作甚!”说着亮出宝剑,凑在鼻尖一闻,无色无味,是唐门的跗骨之蛆侵泡过的,见血封喉中人立死!水灵儿不信拿过宝剑果然剑刃比平时多了几分柔滑之感。“师傅只是说用它独门配置的冰清玉魄来克制你师父的!怎么会有毒!”逍遥道“你师父心机之深岂是你这小丫头领悟的了得!还是借你宝剑一用!”“做什么!”“当然是找一条出去的路,不然做什么,你这死妮子真是啰嗦!““你是说我们真能出去!”“当然,不出去你还指望在这水晶棺材里呆一辈子!”说着话,用宝剑探入冰层,不住斩下,水灵儿心中画虎,此刻也无暇心疼宝剑,只是默默的打量着逍遥的背影。   “原来你早都算计到了,预先设下出口!”逍遥回过头来没好气的道“若不如此,难道坐以待毙不成!“说话间手脚不停,顷刻间厚厚的雪墙间透出一丝亮光。逍遥惊喜道“好了!我带你出去!”说着伸过手来去拉水灵儿手臂,水灵儿轻轻一甩袖口避开他的手,逍遥也不以为意,转身而上,他身手甚是矫捷,几下腾跃已经到了出口处,水灵儿揉身而上,紧随其后,逍遥探出大半个身子,扶住岩壁一个飞身已经脱离洞口,水灵儿刚想踏上不提放脚下一块岩石松脱,身体中使不出力道,疾向下坠。说时迟那时快,逍遥突然一个金钩倒悬用脚勾住岩峰,手指刚好抓到水灵儿的右手,这才缓住水灵儿下坠之势,水灵儿借势而上终于逃出生天,忍不住大大呼吸一口微带着寒意的空气。一块落石砰地一声砸在逍遥的背身。逍遥两眼一黑登时晕去,水灵儿慌忙将逍遥身体拖出洞口,只见逍遥两眼紧闭,也不知是死是活!   水灵儿18岁以前做过无数瑰丽的梦,当然也有绮丽的梦境,过后回味仍然令她脸红心跳,羞不可抑。当然也有噩梦,例如被恶狼追咬,父母被仇家所害,江湖喋血,翻滚的人头,尸骸枕集的血海,却从没梦到过自己居然会和雪山派眼中的小恶人一道被困在冰封雪盖的藏边大雪谷。真希望眼下是在梦里,一觉醒来,正在江南的春意融融里荡舟划桨,采莲折藕,于江山最胜处流连忘返。轻轻咬一下舌尖,很疼,看来不是梦,意识清醒,只觉周身一阵阵冰凉,刚才为躲避雪崩,一路狂奔,周身被冷汗浸湿,这时衣裳紧紧地贴在身上,冷风如刀,更加冰寒彻骨。   周遭玉璧冰清,雪粉簌簌而落,一派琼瑶景像,此刻却也无心欣赏。又疲又乏又冷,心中惊惧之意更是明显,四肢百脉无处不疼,试一运气,惊惧之意略减,幸好手脚虽然酸痛,却无骨折之虞。水灵儿放眼四顾,只见那小恶人正仰卧在离自己不到三尺的地方,雪花纷纷扬扬落在逍遥脸上,渐渐地越积越多,将他口鼻遮盖了,却并不融化,眼见是不得活了,悬着的心不觉放下一半。   这峰谷壁立如削,崖壁上冰层光可鉴人,料想无路可上,而峰顶更是云遮雾盖,不知有几许高远。雪花旋舞,团团而落。谷底的光线越来越暗,而自己身边不远处就躺着那个让自己厌之恶之避之唯恐不及的小恶人的尸体,不由得将身体蜷缩到一块,仍是不住簌簌发抖。这股子从心底涌上来的寒意比之身体上的寒意更加令人难以抵受。转念又一想刚才若不是这小恶人舍身忘我的一扑,自己此刻焉有命在,这小恶人看起来也并不是如何可恶。料想他救自己也未必安得什么好心,必是垂涎自己姿色。但是他舍了性命不要,却又是为了什么?这小恶人虽然可恶,总归是自己救命恩人,不能任由他这样曝尸荒野。而且自己终日守着一具尸体总归不妥。这时丹田中消散的内力一点点积聚起来,渐渐地僵直的手脚恢复了一点点活力,慢慢的坐起身来,只见逍遥脸上身上的雪越积越厚,好似为他天造地设的打造了一个天然雪冢。   水灵儿一点点挪到逍遥身边,用手掸落他脸上的雪花,目光盈盈的落在他脸上,好一张清秀的脸庞,不由得怔了一怔,心道“这小恶人看起来也并不如何可恶啊!”用手试一试他鼻息,直觉似乎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缓缓流动,用手探他胸口,依稀尚有一丝暖意,不由心中一喜,旋之一愕“这小恶人不死,我为何心中反而喜悦。”此刻也无暇多想,双手轻抚将他身上积雪掸落这小恶人虽然可恶,当此绝境,但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这小恶人还是不死的好,可是此刻却也和死人差不多。眼见得雪越下越大,水灵儿心道好歹也要找个避风的所在,挨过这一夜,明日再作打算。双手抓住逍遥的双脚,一步一挨向谷中深入。逍遥虽然年纪尚轻,但身量远别水灵儿来的高大,水灵儿虽然练过武功,但是拖拽起来却也颇为吃力。   雪地中几只雪狼蹑足悄声的尾随而来,这几只雪狼也是为了逃避方才那一阵雪崩逃进谷来的,这是早已肚饥了半日,眼见前面边有两个现成的美食,找遍按捺不住,打头的一只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搭向水灵儿双肩,狼吻悚然,水灵儿鼻息间闻到一阵浓烈的骚臭之气,一颗芳心砰砰乱跳,却不回头,水灵儿知道雪狼搭肩,此刻若回头,雪狼势必一口咬断自己咽喉,一手撤出裁云宝剑,轻轻刺破身上衣裳,剑刃朝上,刷的一剑刺出,那剑既名裁云宝剑,削铁如泥,视若无物,剑锋悄无声息的刺穿雪狼的喉咙,不待血浆标出,水灵儿轻轻一矮身,将偌大的狼尸至头顶拽落。   群狼闻到血腥之气,一阵阵骚动不安,更有几只干脆越过水灵儿和逍遥身畔,撕咬起同伴的尸体,一时间血肉横飞,水灵儿骇的花容失色。   只见一只高大威猛的雪狼,蹲踞在雪地上,鼻中咻咻的哼着,似乎对群狼的行径颇为不屑,水灵儿手足并用拖拽着逍遥的身体想尽快脱离这险恶之地。那雪狼亦步亦趋,似乎也晓得水灵儿手中宝剑烈害,始终是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水灵儿作势欲击,那雪狼迅疾逃远,俄而又回,几次三番,弄得水灵儿身心俱疲,草木皆兵。   那几只雪狼聚到一处,一副耳鬓厮磨交头接耳状,似乎正在商量对策,水灵儿心中更是惊骇,无奈之下,只好端坐不动,手中持剑,全神戒备。这三只雪狼似乎也懂兵法,猎食围捕竟然也讲究策略,一人三狼对峙良久,水灵儿手执剑柄,只觉睡意渐浓,可恨的是这小恶人经过这一路颠簸仍然未醒。   这才是惊心动魄的一刹那,只见三道白影凭空跃起,分从三个方向袭来,其势甚急,恍若电光石火,水灵儿宝剑虽利却苦无分身之术,当下更不迟疑,一招雪泥鸿爪,将左侧扑来的一只雪狼拦腰劈为两段,漫天血雨下,一招飞鸟入林将手中宝剑随手一掷,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银狐,裁云宝剑直没入狼腹之中,那雪狼自空中落下,口中哀哀鸣叫,眼见不得活了。居中扑来的首领摸样的目中凶光大盛,显是伤心同类,狼吻森然,舍身忘我地扑来,水灵儿更不迟疑合身抱住逍遥身体几下翻滚,险险避过那雪狼一扑。那雪狼势若疯狂,紧跟着又是一扑,腥膻之气中人欲呕,两排深深的牙齿眼见得离逍遥咽喉要害不过一寸之遥。这也是一招攻其所必救,情急之下,水灵儿拔下自己束发的簪子,随手乱刺,噗噗几声,那簪子自雪狼眼中穿过后脑穿出,那雪狼震动了几下,便跌在水灵儿身上,水灵儿扑倒在逍遥身上,那雪狼却又叠压在水灵儿背上。此情此景,虽是形势所迫,水灵儿却也羞不可抑,好在此刻逍遥仍然不知是死是活,否则这番情形若是落在别人眼中,自己当真不用活了。 共 1054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中医辨证治疗前列腺增生成果好么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