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网 > 体育

兵王狂少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强敌?

发布时间:2019-09-24 19:31:41

兵王狂少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强敌?

面对着这些保安的逼近,李川没有任何紧张,甚至再次优哉游哉的喝着茶。

“躺下!”几步之后,一个保安大叫着,挥舞着橡皮棒狠狠的朝着李川砸下,而他的动过也似乎成为了进攻的号角,几名保安一同呼喝了一声,一同挥舞着手中的棍子,朝着李川砸去。

“啊!”围观的众人见状一起惊呼一声,他们仿佛见到了李川被砸得头破血流的模样,有些胆小的,甚至闭上了眼睛。

但是,下一瞬,一声闷响忽然响起,几条身影猛然飞了出去,飞出去老远,重重砸在了墙上,地上,如同之前那保安一样,在打翻了无数桌椅餐具之后,再无声息。

“你……你这是犯法的,你,你这是故意伤害!”

保安头头并没有参与刚才的进攻,他看了看地上翻转呻吟的几个同伴,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李川的手段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这已经不是他所能对付的了。

“故意伤害?”李川眯了眯眼睛,喝了一口茶水,“没有吧,我只是坐在这里而已,连动都没动过呢。”

对于李川的装傻,那保安头头毫无办法,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有人故意杀人!”

那保安头头闻言精神一震,连忙向着那人说道:“对,对,陈少您说的太对了,这小子故意杀人,我们可都看见了。”

这人自然就是刚才那矮胖男子――陈少了。

那陈少见地上躺着数名保安,眼中闪过一丝得色:这下故意伤害的罪名可算是落实了,老子看你如何翻身。

心情大好的他,抬头望了望李川身边的楚凝墨,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贪婪:“这位美丽的小姐,您的同伴犯罪了,不久就会接受法律的制裁,您还是离这种人远一点的好,来我这里吧,我能保护好你。”

说着便将眼光投注了到了楚凝墨的身上,眼神在她那曲线玲珑,上峦起伏娇躯上来回巡视着,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楚凝墨歉然的看了李川一眼,心中涌过一丝愧疚,本来她只是想要戏耍一下李川,顺便看他吃醋的模样,但没想到事情似乎越弄越大了。

只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那就只能应对了,她不屑的看了那陈少一眼:

“故意伤人?不,我可没见到,我只看到一帮人在这里对我们喊打喊杀,只不过不知道怎么的,这帮人就忽然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全都跌倒了,我的同伴可没碰到他们一点啊,你们这种大酒店的职员,怎么上班时间还喝酒呢?”

她的这一番话说的那保安头头哑口无言,虽然他知道自己手下是被李川打倒的,但李川没有动手也是事实,现在楚凝墨这么说,他竟无言以对。

“至于到你那去。”楚凝墨闻言看了看那陈少,脸上露出鄙夷之色,“连大小便都会失禁的人,也有资格和我做朋友吗?”

“啊!混蛋!你个贱人胡说什么!”被楚凝墨如此奚落,陈少勃然大怒,他向着那保安头头下令道:

“给你拿下他们!我要让他们下半辈子都在牢房里度过!”

那保安头头闻言脸色发苦,他倒是想拿下李川呢,可几个人同时上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自己单枪匹马,除了给人家送菜,还能怎么样。

“陈少,我也想拿下他们啊,可是,可是这家伙有点本事,我不是对手啊!”无奈之下,他只有如此向陈少说道。

“废物!废物!统统都是一帮大废物!”陈少气冲斗牛,涨红了脸朝保安头头吼道,“白痴!你打不过他,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收拾他了么!你们酒店不是有个什么厉害的供奉吗?他上哪去了?死了吗?”

“啊!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保安头头双目一亮,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来,他拿出对讲机,调到一个隐秘的频道中,低声细语的说道:

“银龙,银龙,我是保卫科的小徐,餐厅里有一些事情,我们处理不了,需要麻烦您老人家来一趟。”

“,你们保卫科怎么这么废物?连一个闹事的普通人都处理不了?”步话机中很快便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很是粗狂。

“对,对不起,是我们没用。”被人骂做废物,那保安头头尴尬的笑了笑,只能唯唯诺诺的说着

兵王狂少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强敌?

,人家无论骂他们什么,他也只能受着,谁让比起他来,自己真的很废物呢。

“哼!真是一帮饭桶!等着!”那粗狂的声音又恨恨的骂了一句,随后便关闭了通话。

“好!好!小弟等你。”那保安头头点头哈腰。

见那保安头头和对方说好了,陈少将视线转向了楚凝墨与李川两人,脸上浮现上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作为顶级的酒店,来的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通常能够进出这里的,多少都有一些实力,当然也少不了一些纨绔子弟,性格再恶劣的都有。

对付这样的人,普通的安保人员是起不到作用的,而这时候,就需要重量级人物登场了。

而这银龙就是这样重量级的人物,陈少知道这银龙的底细,对他深具信心。

他是国家某特种部队王牌,常年于国外执行机密任务,从未有过失手,乃是特种部队王牌中的王牌。退役后,被南都某大佬相中,做了这酒店的供奉,专门处理扎手的点子。

“混账王八蛋,老子看你牛逼到什么时候,你再能打,能是特种部队王牌的对手?到时候老子让你生不如死!”他看着李川和楚凝墨两人,脸上的笑容阴狠无比,他仿佛能见到李川的跪地求饶的模样,一时间全身舒泰。

“哼,还有这个小妞,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今天若不将你‘干’死在床上,老子从此不姓陈。”他死死的盯着楚凝墨那娇美的身躯,眼神中闪动着淫邪的光芒。

对于陈少那令人憎恶的眼神,李川心头极为厌恶,正当他打算出手教训一下这家伙的时候,一道黑影忽然急速的向他刺来。

本书来自:

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济南治疗阴道炎方法
沈阳治疗性病费用
怎么预约北京国仁医院
天津医博肛肠医院徐永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