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网 > 体育

吟游刺杀录 第两百十八掌 老套路

发布时间:2019-10-08 23:45:02

吟游刺杀录 第两百十八掌 老套路

太阳开始偏西,夕阳将人影拉的老长,山坡有点陡,正面植被还算充足,有不少低矮的小树和灌木,一行六人在保持队形,谨慎的在山坡上穿行,没人说话,各自面对一个方向,防止豺狼人偷袭。

大约在下午6点左右,凯文终于在几颗大树下停了下来。高度不过六七米的树木,斜长在山坡上,在其他地方算不上大树,但在这座山上已经是最大的了。凯文摸了摸树干,蹲下又摸了摸土地,然后朝众人点点头。

众人也点头回应,然后已经各自拿出家伙,开始挖坑。这显然已经是他们的默契,早就已经计划周详了。只有暗精灵还一脸茫然,想问又有些犹豫,只能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

凯文一只手反握剑柄,一只手抓住剑身,手上找了一块厚布垫着,防止割伤。就半跪在山坡上,用力的刨着。动作娴熟,手脚麻利,显然已经是很有经验。边上赛因和小九也不差,只是杰克作为一个法师就显得费力了,那剑当铲子用也是一门技巧。

“你们要挖多久?”眼看他们短时间没停下来的意思,暗精灵终于忍不住。

“可能要五到六个小时。”凯文一遍回答,一遍手上不停。

“你们到底在干嘛?”暗精灵忍不住再问,说来打豺狼人,结果来了这里豺狼人洞口不去找,却莫名奇葩挖坑起来。

“解释起来很复杂,”凯文却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安慰,“你放心,这个战术我有非常丰厚的实战经验。基本上不会有问题。”

“丰厚经验?”暗精灵笑了笑,“听上去像是领兵几十年的老将军说的话。”

“咳,也就一周以上的经验。”凯文干笑回答。

暗精灵:“……”

“你们这样不怕把剑刨坏掉么?”再过片刻,暗精灵忍不住又问。

“没事,我们不只带了一把剑。”凯文却是毫不在意。

暗精灵无奈,看他们转眼间已经刨出了一人大小的坑,凯文也站起来,用手指比划了一下,然后示意其他人继续刨坑。而凯文自己则开始在附近游走,暗精灵下意识跟上,结果凯文麻利的蹲下,又开始刨坑。

“你该不会是想挖地道进去,和山洞连同吧?”暗精灵突然灵感突发,人也兴奋起来。

凯文都诧异的停下了动作,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刨坑。

暗精灵冷静下来:“也对,你们不知道山洞内部构造,挖地道进去是不可能的。对了,你们这样挖,不怕挖到石头么?这山背面就是岩石,正面也难保会有岩石层,这想用剑来掘,不太合理吧?”

这次凯文终于开口:“这附近有三颗大树,相对来说大树根系发达,能长这么大,底下应该不会有太夸张的岩石层。虽然有树根可能不太好挖,但应该以我们的水平,还不至于不可能。”

“你们想挖什么?”暗精灵再问,“挖陷阱么?”

“可以这么想。”凯文回答。

“好吧,”暗精灵点点头,“估计这中间又是什么玩命的活,不然你早就告诉我了。”

凯文只是笑笑:“我们挖坑可能要到半夜,暗精灵朋友既是魔弓手,眼神应该十分锐利。夜晚站岗就摆脱你了,我们挖了这么久也不可能立马投入战斗,需要休息。”

“好吧。”暗精灵也没有异议。这会儿人人都在干活,他也帮不上忙,也不知道挖的坑什么标准,那么晚上站个岗也是应该的。

太阳西下,天色已经全黑下来。凯文他们并没有点火把,仅凭借一点微弱的星光继续干活。黑夜点火把实在目标太明显了,一般野兽也许会被吓跑,但豺狼人绝不是一般野兽。

暗精灵也早已经爬上一棵树,神情紧张的注视着四周。暗精灵的夜视能力绝对算得上各种族之中的顶尖,由他站岗基本不会有问题。

半夜11点多,凯文等人终于收工休息。他们挖出了一个四米多深的小山洞,洞口狭小,还有一段两米左右的小道,但内部却是宽敞,一行六人全都躲如洞内也绰绰有余。洞口外面还有挖了不少小坑,错落有致。

暗精灵越看越是疑惑,感觉他们不像是在挖陷阱,更像是在构筑工事。但在野外,敌强我弱自己躲在里面,一旦被围那不是找死么?暗精灵想不明白,只是他这会儿已经在树上站岗,不便多问,而且估计问了也不会得到回答。

凯文等人挖完了坑,各个都是一脸的泥灰,疲劳也在所难免。不多废话,各自在洞里找个地方躺着休息。蚊虫在所难免,只能随便用布把脸盖住。

突然,黑夜中传来一个女声,声音凄惨,断断续续,似乎就在附近不远处。这在他乡异地,半夜时分陡然听见,不由都是毛骨悚然。众人当即睁眼,凝神静听,却听不懂声音在说什么,似乎是别的语言。

众人下意识都看凯文,凯文伸手示意大家坐好别动,自己从洞口出去。仔细辨认一番,声音似乎从左侧传来。

树上一阵摇晃,暗精灵跳下来,小声和凯文说:“你们也听到了?我也看不见,可能有遮挡。”

凯文点点头,下意识又环视一圈:“听不懂就别去管她。”

暗精灵点点头,忍不住又问:“你说,会不会是某种幽灵之类?”

“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要去惹就好。”凯文回答。

突然,女声的语言一变,变成了帝国语,这下凯文却是听懂了。她说:“救我……谁来救救我……我好痛啊……救……”

即便凯文也是心跳陡然加快两个节拍,只是表面上依然保持镇定。暗精灵虽然听不懂帝国语,但明显语言变化却是可以察觉,不由问凯文:“好像是帝国语?能听懂么?”

凯文点点头。

“她说什么?”暗精灵紧张。黑夜中,那个“谁来救救我的……”的声音再度响起,从语气间断和轻重来看,应该是真人在说话,不像是事先录制的海螺音。但眼下气氛过于紧张,暗精灵还要站一夜的岗,凯文不打算说实话。

“哦,她说她老板带着小姨子跑了,欠下了三点五个亿。她这会儿在哭呢。”凯文故作轻松的笑笑。

暗精灵:“……”

“你别管太多,就站好岗就行,我去睡了。”凯文面色平静的回到了山洞,到了洞里,凯文还是一样的说辞。众人虽然明显不信,但这会儿也没人有异议,各自躺下休息。

黑夜中的女声又叫了一会儿,似乎终于是累了,没了声音。但众人心情紧张,短时间内还睡大不着,各自翻来覆去,也一直到凌晨时分才终于迷迷糊糊了一会儿。

清晨时分,虫鸣鸟叫,一股晨露的气息传来。众人也陆续转醒,各自揉揉胳膊揉揉脖子,脸上都是一脸疲惫,显然昨晚也睡得不是很好。

暗精灵从树上跳下来,也钻进洞里和大家招呼:“昨晚没发生什么事情,后来那个声音也再没有响过。”

“昨晚到底她说了什么?”赛因转头问凯文,显然他不相信凯文昨晚的说辞。

“大意是喊救命的意思。”凯文也正经回答,“我看气氛太紧张,就搞笑一下。”

众人皱眉:“你这一点也不搞笑!”

说话间,那个女声居然又响起:“谁来救救我啊……谁来救救我啊……”

众人不由集体出洞,此时已经天亮,惧意顿减,寻声望去却什么也看不见。“会不会真的有人需要帮助?”小九推测。

“不可能!”凯文却是断然拒绝,“这里是豺狼人的地盘,像她这么喊,早就应该招来豺狼人把她干掉。根本不可能拖延这么久。”

“那难道是真的幽灵?白天也能出没的那种。”赛因猜测。

“如果这么强的幽灵,豺狼人惹不起,我们也惹不起。”凯文回答,“我倒是有个想法,你们说我们在他们眼皮底下挖了这么大的坑,他们会一点也不知道么?”

“也不一定吧?”赛因不同意见,“要是他们早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早点打过来?”

“人族的实力是最难从外表判断的,”凯文回答,“估计他们也吃过一些亏,见我们行为怪异,也不敢轻举妄动。但这个女声,实在有些不太合理。难道说真有这么巧,我们一过来她就伤了,喊了大半夜豺狼人都听不见,就我们听见?”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一伙儿的?”暗精灵一怔,“一般人听见声音,多半会过去查看,而豺狼人在那边设下圈套?”

凯文点点头:“可惜没有侦查鸟类,不然天上看看基本就清楚了。”

“不一定,”杰克突然插嘴,“有些地底下的埋伏,鸟类也看不见。”

“那现在怎么办?”众人回到原点。

凯文沉吟片刻,索性高声回应:“喂!你在哪儿?我来救你!”

众人脸色微变,只是下意识抓紧武器。而那边女声听见,明显兴奋了:“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你过来吧,我在这里等你。”凯文回答。

“你过来呀,我腿受伤了,不能走。”女声有些哀怨。

“哦,这样啊,”凯文理解,“那就用手爬过来吧。”

对面:“……”

又过了片刻,女声再次传来:“我手也受伤了啊,你就不能过来吗?”

“手也受伤了?”凯文笑,“那就等我们挖通这座山,把豺狼人一窝端了再来救你吧。”

这话说完,对面没了声音。众人又下意识看凯文,他们两方说话都是帝国语,在场都听不懂,需要凯文解释。凯文只是摆摆手:“走,大家进洞了待着。豺狼人应该快来了,如果他们不来,除非他们举家迁移。”

众人不二话,鱼贯而入。暗精灵已经连打哈欠,显然他站岗一晚没睡,这站岗起来不比平时,精神必须高度集中,也所以这会儿特别劳累。

“哎?为什么他们要举家迁移?”暗精灵就算劳累,也还要问个清楚。

凯文说出实情:“我主要是引诱豺狼人过来决战,说什么话不重要

。如果他们不过来,那我就放话挖空这座山。”

“哦,”暗精灵点点头,突然反应过来马上一身冷汗,“什么?这里决战?这里有第二条出路?”

“没有。”凯文安慰,“你放心,我很熟悉这种战法。没事!”

“是啊,有一周的领兵经验是吧?”暗精灵忍不住讽刺,“你这里没有退路,豺狼人一包围,那就完了!”

凯文笑笑:“我遇到更危险的多的情况,眼下这不算什么。大家注意力,脚步声已经来了!”

暗精灵长叹一声躺在地上,而其他人各自拿起武器,严阵以待。凯文手持剑盾,站在洞口,背后赛因、杰克、小九分居后方,看上去完全没有绝望之感。暗精灵不由又诧异的坐起来,难道真的是什么奥妙的战术?

“嗷!”洞外一声嚎叫传来,一大堆豺狼人不知何时包围了这里。凶悍的嘴脸,结实的链枷,初步估计至少六七十个。中间还有一个特别高大强壮的豺狼人,手里拿着的链枷也与众不同,一根木柄上挂着三个锤头,似乎十分犀利。

没有对话,没有多余的动作,凯文就站在洞口,和豺狼人们你瞪我,我也瞪你,就这么干瞪片刻,头领突然一挥链枷,所有豺狼人顿时一齐扑来。

鼻子里冲着野兽身上的那种腥臭味,耳朵里满是豺狼人的咆哮声,手里链枷毫不客气的砸过来。凯文退了两步,显得有些被吓到,但这一退,却将洞口的一段狭窄小道让了出来。

豺狼人远比人族高大,但这个地洞却是凯文他们按照自己几个人的身高挖的,豺狼人进来不但只能逐个进来,而且还必须弯腰勾头,伸手伸腿都很不方便。特别是链枷这种软兵器,洞避狭小难以发挥甩动力量,很容易砸到墙壁上还弹回来。相比剑却是直来直去的刺,盾却是实实在在的挡。

咣的一声响,凯文用盾挡住锤头,顺势右手一刺,对方闪避不急,大腿拉开一刀口子,鲜血迸显。但豺狼人极具凶性,一点小伤反而激怒对方,他甚至扔掉链枷,举起双手想抓凯文的盾牌。

凯文背后的赛因当即一剑从凯文腋下穿过去,正中对方小腹。小九拿起弩箭,看准空档也连射数箭。凯文贴着盾牌一剑削过去,顿时将豺狼人的手指全部削掉。如今凯文等人的装备也不是一般货色,国内带出来的也许不是什么魔法装备,但光论锋利和强度、韧性等基本指标,那几乎已经是国内最高级别。

“大家看好了,链枷是可以绕盾打头的,但这里空间小,对方不容易耍出来。但即使如此,大家一会儿还要小心,拿盾挡的时候要盯着锤头。”凯文一边战斗,还一边讲解。

“你放心吧,这都是套路,我相当熟悉。”凯文甚至还有机会回头看一眼暗精灵,“你睡吧,晚上接着站岗。”

暗精灵:“……”

重庆治疗宫颈炎的最佳方法
哈尔滨早泄去医院治多少钱
南京哪个医院妇科号
汕头女性不孕不育治疗医院哪家最好
郑州性病的最好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