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网 > 历史

北京三所醫院治愈病例圖幾乎相同被指作假圖

发布时间:2019-11-09 00:27:15

北京三所医院治愈病例图几乎相同 被指作假(图)

图为中仁中医院宣传栏在柳芳基地和紫荆医院站看到的图片基本相同本报实习生 夏永 摄

三医院“治愈”病例被指作假

所称“治愈病例”图几乎相同 该病例还出现在一本专业书中

造型几无差别的患者照片,出现在3家医院的站上,且3家医院均称是被自己治愈的病例而这组病例照片,与一本医学研究书籍上的图片几无区别

北京市工商局广告处近日表示,此事如经查实,将按《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予以处罚

三医院病例“一模一样”

“同一个人,怎么可能既被这家医院治好又被那家治好,还在一本专业书上出现了呢”王文(化名)说起自己的“发现”,一脸疑惑

王文说,他曾陪女友先后到北京京都亚太疤痕研究院附属中仁中医院(以下简称中仁中医院)和北京百坤园中医研究院柳芳临床基地(以下简称柳芳基地)看病他发现两家医院用于诊疗疤痕的诊室,悬挂有一模一样的病例图片

王文回忆说,他们看病那天,中仁中医院接诊的张姓女医生,指着墙上的宣传图说:“那就是经我们治疗的病例,现在差不多全好了”

王文说,后来他在上与友交流时,有友上传了《现代癍痕治疗学》一书中的插图,他发现那图与上述两医院挂出的治愈病例图是一样的又有友提供了郑州市紫荆医院的址,他也发现了同样的病例图

被王文指出雷同的病例图,是一组癍痕疙瘩治疗效果对比图,是一个耳垂长了包的老太太形象的治疗前后3家医院都宣称是自己治愈的病例

从3家医院站上看到了被王文提及的图片,人物形象、发型、拍照角度、耳朵上癍痕疙瘩的位置,均一致细微的差别是,郑州紫荆医院的对比图只有“治疗前”和“治疗后”两张,北京两家医院则多出了一张“治疗中”;紫荆医院对老太太的眼部进行了遮挡,北京两家则基本未做任何处理而在《现代癍痕治疗学》一书中,图片插页第14页的图34-1正好与3家医院上的老太太图片内容相同,也是两幅治疗前后的对比图,眼部无遮挡该书的出版年份是1998年

图书作者指责“盗用”

联系到《现代癍痕治疗学》第一作者、山东大学第二医院美容整形烧伤外科主任蔡景龙

蔡景龙说,他与上述3家医院无任何往来,书中老太太是他本人接诊的,用到书里之前曾征得老太太同意随后,按蔡景龙提供的联系方式找到了老太太,她证实了蔡景龙的说法,并说她与那3家医院无任何关系

对于3家医院使用的图片,蔡景龙认为“均属盗用”他指出,3家医院的组图中“治疗前”正好对应他书中的图34-1(1),“治疗中”对应图34-1(3),“治疗后”则应是按图34-1(1)电脑加工而成

蔡景龙说,3家医院“盗窃别人成果”“愚弄百姓,赚取昧心钱”的行为,令他“义愤填膺”,并称如对方“执迷不悟”,他会追究他们的侵权

三医院都称自己治愈

日前先后到了中仁中医院和柳芳临床基地,在两家医院均看到了老太太的图例接诊医生均坚称该病例是自己医院治好的当问为何别的医院也挂有同样照片时,柳芳临床基地的由大夫改称是被同一种中药治好的,“可能3家医院用的是同一种药吧”中仁中医院的王大夫则说该病例可能是本医院的夏大夫治好的,但称夏大夫已离开,且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通过向郑州市紫荆医院提出问诊咨询,自称“张主任”的一个络负责人坚称“老太太”是经自己医院治愈的病例

北京市工商局广告处工作人员告诉,医院在页上发布患者个人形象等信息属于违法广告范畴,一经查实,将根据《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处罚而根据我国《广告法》的相关规定,三家医院的行为涉嫌虚假广告

目前,发现人王文已准备好相关材料,准备向市工商局举报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