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顺义信息网 > 星座

解振华南南合作基金只是绿色气候资金的补充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1:36

特派 赵川 巴黎报道

12月6日早上10点,巴黎气候谈判的大本营勒布尔热(Le Bourget)会场稍显冷清。

各国外交官已经顺利并且按时完成了巴黎气候谈判第一周的任务,将下一步的谈判任务交给了拥有更多政治筹码的各国部长。

不过,大会的另一侧的“中国角”正在进行着一场关于气候变化南南合作的头脑风暴活动。

继2014年利马气候大会,中国第二次在气候大会上召开气候变化南南合作的高级别论坛。这次是将政治承诺转化为具体行动。

“目的是建言献策、广开言路。”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说,“还将加强与有关国际组织和多边金融机构开展合作”。

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出资200亿元人民币(6.423, 0.0150, 0.23%)(约31亿美元)建立“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以下简称“合作基金”)。这在“气候圈”是一个大。

因此,在此次巴黎气候谈判的会场中

,来自美国、欧盟以及巴西等主要国家的发布会上都在提及合作基金。

在长达23年的气候谈判中,气候资金一直是一个关键议题。按照1992年在里约达成的《联合国[微博]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要求,由于气候变化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发达国家有义务向发展中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工作中提供资金帮助。

不过,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认为,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并希望在气候变化资金问题上有越来越多的捐赠者。

南方国家需求差异较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中国虽然已经宣布将成立合作基金,中国政府还处于筹备阶段。

在巴黎气候大会领导人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明年将启动在发展中国家开展10个低碳示范区、100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及1000个应对气候变化培训名额的合作项目。当然这些承诺还需要落实到更具体的行动。

联合国副秘书长吴洪波认为,南南合作领域主要包括四方面内容:一是分享在设计和实施政策框架的知识和能力;二是技术转移,包括向可持续能源发展转型的技术;三是技术和机制能力建设;四是数据的获取和分析。

全球环境基金执行机构首席执行官艾希(Naoko Ishii)表示愿意与中国一起合作推行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建议森林管理、城市发展、生态系统的适应以及对于南方国家执行气候行动时的能力建设等4个方面需要加强。

多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采访对象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相比发达国家概念而言,发展中国家内部的差距非常大,其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由于经济、经济、社会等方面的差距,各个国家抗风险的能力存在很大差异。因此,气候变化的南南合作需要分门别类的了解不同国家的具体需求。

尼泊尔科学、技术以及环境部秘书薄戴(Krishna Chandra Paudel)表示,希望中国提供太阳能和风能技术的支持。“在能力建设方面,中国最大程度帮助我们”。

西非的毛里塔尼亚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部长凯马拉(Amedi Camara)希望中国能在气候变化适应方面工作方面寄予帮助;印度方面则比较关心粮食安全问题,认为水领域以及农业方面需要加强合作和支持。

实际上,在2012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期间,中国政府提出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以来,已经培训了大量南方国家的应对气候变化官员以及技术人员,并通过开展赠送相应物资以及清洁能源开发等展开了相对基础的气候变化的南南合作。

解振华强调,“南南合作是南北合作的重要补充,是发展中国家联合自强、互利共赢、团结互助,实现共同发展的重要途径”。

中国的“南方政治战略”

气候变化南南合作不仅是中国对于全球气候治理的经济贡献,也是中国在国际气候政治中的一个战略。

从2009年哥本哈根之后,气候谈判的博弈变得越来越复杂,不再单纯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博弈。欧盟也将小岛屿国家联盟以及最不发达国家等集团视为其在气候谈判中的“队友”,而淡化发展中国家阵营的团结。

在2010年坎昆气候变化谈判中,欧盟就联合小岛屿国家联盟和哥斯达黎加共同提出了长期气候行动方案。2013年华沙气候大会上,欧盟在谈判结束的最后关头临时宣布给最不发达国家集团新一笔气候资金,使最不发达国家集团在一些议题上改变了立场。

对于这些受到气候变化影响最脆弱的国家而言,资金是关键。他们并不在乎这些资金是来自哪一国家。

最不发达国家谈判集团的谈判代表迦陆(Bubu Jallow)此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资金议题上可以持灵活态度。

多位气候变化观察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都表示,中国在南南气候合作基金有助于发展中国家在谈判中的团结。

在正在进行的巴黎气候谈判,资金议题无疑再次成为了一个“火药桶”,原因是以欧盟和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阵营希望有能力的其他国家同样注资气候资金。在关于资金议题的谈判文本中加入“能够这样做的”(“in the position to do so”)等字眼。

但这令很多发展中国家不能接受。

“我们不能接受。”一印度气候谈判代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这超出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要求。按照《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只有发达国家才有义务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的帮助。

不过,欧盟以美国在公开场合都不断将中国的南南合作气候基金作为一个理由,认为中国都已经开始为气候资金做贡献,所以相应的国家也应该出资。

解振华解释,中国的出资只是绿色气候资金的“补充”,和绿色气候基金是一个“好的配合”。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从2014年以来,包括秘鲁、越南等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也陆续开始向绿色气候资金注资。

金昌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邢台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赣州治疗妇科方法
铜川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